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南海美丽的教育博客

让我们共同关注孩子的成长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对案例《孩子,我到底对你做错了什么?》的一些思考  

2013-04-28 06:16:13|  分类: 德育教育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【案例呈现】

孩子,我到底对你做错了什么?

文/佚名

 文,是我高三班级学习上的一号种子选手,但就在上周,他和他的母亲到我办公室,对我反复说:“我要退学”,我带他单独到操场,问他到底什么原因?得到的回答是,“我就要退学!”我平和地说“告诉老师,为了什么?你知不知道,你这样我很痛心。”(后面这句话,我提高了嗓门)他扭头就跑,一边跑边说:“我就是要退学!”

我立即通知他在徐州开厂的父亲,马上回来。

第二天,他来上学了。过了几天,我叫他到我办公室,聊了学习上的事,问他上次要退学的原因。他说因为他母亲太烦了,盯他太紧了。我说父母唠叨很普遍的,是否需要我跟你父母沟通一下,他表示不用了。接下来,我告诉他最近一阶段,我发现他利用上课和晚自修学科老师辅导的时间,把作业完成,很早回家做什么?他说回家轻松一下,看看书,玩玩手机。我说了我的观点,我不要求你考本一还是本二(文的实力可以考重点本一,小孩子相当聪明,但心智还很不成熟,很随意),但你应该想办法在高考时,把分数尽量考高点,读好的,你喜欢的专业。他点头认可,我趁热打铁,那你从今天开始,在学校上晚自修(上学期,因为他晚自修跟边上的同学讲话,违反了我的规定,取消晚自修资格,其实他自己房间里,学习效率很高,家访时发现的。)他犹豫了一下,马上答应了。结果,他母亲来短信,文,用短信告知她,让老师不要再烦他,再烦他不读了。

我很郁闷,回想高三刚开始,我接这个班,我一眼就看中他是我班的第一尖子,虽然高三9月摸底考试,他是我班本二模拟上线10人中的最后一名。因为我发现,他每天上课总打瞌睡(我肯定他每天晚上上网玩游戏),还能考这么好!后来有一次,他生病请假,不上晚自修,我直接家访,上门看望他。家访印证了我的判断----他每天晚自修22:30放学回家,还要上网玩游戏到半夜后才睡,而且他只玩一个网络游戏,是他小学五年级开始的,一直到现在。在与他母亲的交谈中,得到一个信息,他父亲的话管用,只是他父亲对他的教育宗旨是顺其自然。我当场想到的一个办法,请他父亲与我一起,让他暂时停一下游戏,高考之后想怎么玩就怎么玩。果真效果明显,文的成绩扶摇直上,期中考试之后的月考就拿了全班第一,还且还上了本一模拟线,期末考试更是出色,名列全年级理科班第四名。

本以为水到渠成了,但没想到,文在寒假里每天都玩游戏,其父为此还打了他一巴掌,结果他闹着要跳楼(这件事是他要退学时,其母才告诉我)。开学后的第一次百校联考,他仍旧是我班第一,但明显大幅退步。他告诉我,这次考试是由于他玩了整个寒假,没心思复习,也趁此见见自己的底。我笑着说,这下真见底了。他表示下面他会全力以赴,我表示相信。

之后他的表现确实比上学期更卖力了,我看在眼里,喜在心里。一模考试结束,他觉得语文数学考砸了,分数下来,其实语文没考砸,数学没发挥出水平,少考了30分。我说不要紧,恢复总要有个过程的,文也点头同意我的说法。但一模一段时间后,就出现了开始的一幕。

我反思了很长时间。对文,我真的很喜欢他,他有点随性,有时也会违反我的班规,但对他的处理,我始终是把握分寸的,该罚的罚,罚完后再聊一聊,从没发生过任何冲突。他英语不好,我帮他找了很负责的老师单独补课,不到2 个月,英语成绩从原来的70多分,上升到80多分,最后稳定在90分左右。接着他又要求语文补课,也安排妥当了。期末考试后,还要补数学,我请了高三数学备课组长(有个插曲,高三年级期末考试,数学成绩出了大问题,这位数学老师心情很不好,过年前给文补了一次课,作了些数学学习方法上的指导,答应年后再说。结果,文回家就和母亲大发脾气,说这么点小事都办不好。我听说后告诉他原因,同时批评他对母亲的行为,他又点头认可。)结果没想到寒假他是如此表现,现在依然我行我素,按自己的习惯和想法做。

孩子,你这样我真的很心痛,作为你的班主任,我到底做错了什么?

 

      【点评】

高三教师对学生准确定位是关键

老板老班

 

教师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是:我是为了你好!教师心里也经常这样想着——我这么做都是为了学生好。

但学生往往并不领情。

这不是谁对谁错的问题。事不关己,关己则乱。一旦学生的表现和教师的切身利益挂起钩来,很少有人能免俗。学生成绩好了,考上了理想的大学,有了好的发展,教师也因此有了好的业绩,是双赢,大家都开心。教师“一切为了学生好”的理念得到了很好的印证,对学生采取的一切措施,也有了合理的解释。功利心被冠冕堂皇的理由掩饰过去了。时间一长,次数一多,教师甚至自己已经感觉不到有什么不妥了。所以,当学生的表现没有达到教师的要求,或者教师感觉到自己的付出没有合理的回报时,就会产生如文章标题那样的疑问:我到底做错了什么?言下之意,我这可都是为了你好啊,难道这也有错?

说实话,在现有的体制下,要说做教育一点功利心都没有,那是假话,谁信啊!再放开一点,人在做很多事的时候都会有功利心的。带着一点功利心做事,对自己也会提出较高的要求,力求把事情做好。所以,只要不过分,不损坏别人的利益,功利心也并不是一无是处的。一谈到“功利心”就如临大敌,似乎凡是与功利的目的沾上边就是对神圣的教育的侮辱,这样的人要么迂腐、要么矫情,要么就是更加阴险,怀着更加不可告人的目的。

所以,我们首先肯定作者在教育思想上没有大问题,想把孩子的成绩搞上去,考上重点大学,于人于己,都没错。接下来,就是技术上的问题了。仅从文章本身分析,我觉得作者在教育文同学的问题上有两处重大失误,导致了教育效果不好和自己心态失衡。

第一,对自己的角色定位不清楚。因为爱生心切,又事关自己班级的利益(也就是自己的工作业绩),作者在无形中扮演了文的妈妈的角色,或者说,作者的表现很多是文妈妈行为在学校里的延续,包括帮文请老师补习功课,有求必应。可能作者不一定承认,而且在文章中几次为自己辩解,比如“对他的处理,我始终是把握分寸的,该罚的罚,罚完后再聊一聊。”等等,但这都不能证明作者的角色定位很清晰。我之所以说教师在教育文同学的问题上扮演了其母亲的角色,有两点理由:

第一是他的行为特征与母亲很像——爱孩子,但方式不对,要么过于严厉,要么过于溺爱,对文抱有很大的期望值,甚至超出了文的能力范围(这一点我在后面还将要分析),这不是教师的理性思维,而是很感性的,像妈妈,而不像教师,师生关系变成了母子关系(虽然作者是男教师);

第二是文同学对教师的态度,也像对待他妈妈一样,对老师的关爱有加很不耐烦,文同学“让老师不要再烦他,再烦他不读了。”这是孩子对妈妈耍小性子的表现,说明文同学潜意识里把班主任当做了自己的家长。文肯定是知道作者很喜欢他,因为他成绩好,是班级里的种子选手,所以,文尽可以胡来,反复无常,但老师拿他没办法。这几乎成为作者的软肋,因为一旦文放弃了,或者成绩下降考不上大学,教师感觉自己的心血白费了,而且班级的升学率也受到了影响。文正是看穿了老师的弱点,同时也确实没有拿老师当外人,才会有此表现。这种错位的感觉是在作者与文同学长期打交道中逐渐形成的。孩子往往只会伤害对关爱他的人。

以上两点,绝无批评作者的意思,相反,我认为作者真心关爱自己的学生,视如己出,才会为学生的不良表现而心痛,而反思。爱的立场没有问题,关键是爱的方式有没有问题。

要想解决好这个问题,作者必须抽身事外,摆脱功利和溺爱,理性地处理教育文同学的问题,不能感情用事,也不能让文感觉到教师对他另眼相看,对他与对其他同学有区别。要让文意识到自己就是班级里的一个普通学生,没有什么了不起,都需要踏踏实实地学习。现在退学,等于是临阵脱逃,前功尽弃,受损失的只能是他自己。高考临近,大敌当前,文已经是十八岁的大小伙子,应该知道为自己负责,为自己奋斗,而不是耍小性子,矫情。要知道,这个世界少了谁都照样转,你放弃,对于整个学校来说,也就是几百分之一,对于你自己,可是百分百。

这些道理,班主任应该很明确地告知文。我觉得,就像一个人吃惯了某一种口味的菜,总是一个味道,难免产生审美疲劳,此时,换一种口味也许会收到意想不到的效果。对于文同学,保持适当的强势,甚至偶尔的当头棒喝,说不定会警醒他。矫情的孩子往往又哭又闹,如果这样可以达到他的目的,他会强化这种习惯。如果他发现哭闹不能换来任何好处,说不定闹一会儿就知趣地自己干活去了。对于作者来说,需要有一些勇气。当然,这只是我个人的建议,也许不一定对,只是想指出一个道理——有时候需要经常变换我们的教育方法,才能保鲜,才能取得好效果。同时,教师如果在文同学一个人身上花了那么多气力而得到的是文的冷脸,势必影响带班的情绪和心态,对整个班级都是不利的。希望作者早日从这个怪圈中走出来,以一颗平常心对待文同学。

第二,作者对文同学的定位不清楚,缺少理性分析,情感上的倾向性导致对文同学无形中拔高了要求。

我一直有一个观点,每个人的能力都是有限的,人不能做超出他能力范围的事。每个人的能力其实是有一个区间的,有上限也有下限,所以,一个人的表现通常就是在其能力区间内波动。状态好一些,接近上限,差一些,就接近下限。当然,这个区间也是会移动的。所谓激发潜能,其实换一种更准确的说法,就是采取各种办法调整状态,让能力的发挥接近自己的最佳值,也就是能力区间上限。教师如果这项工作做好了,就是一名高超的教练员,功德无量了,因为他让学生把自己的最佳水平发挥出来了。

以高考为例,班级里的学生处于不同的层次,有的可以考上清华北大,有的只能上普通的大学。作为班主任,应该很清楚这点。这就需要对学生进行科学的定位,分别指导,分层推进,努力达到个人的最佳状态。这件事做得应该是十分理性的,也是真心爱学生的表现。但恰恰是因为班主任和学生相处会产生情感,情感会影响理性的判断,导致对学生的定位不准。比如,我们总是希望自己喜欢的学生考得越高越好,而且我们也愿意相信,他们有这种“潜能”,其实,这种想法往往是不切合实际的。

以文同学为例,教师凭什么认为他的实力可以考重点本一?理由是“小孩子相当聪明”,作者也知道文的毛病——“心智还很不成熟,很随意”,但是,作者仍然认为文是块好料,上不了重点本一就可惜了。这种想法给作者增添了很多心理负担,甚至将来文如果考不好,教师会感到歉疚的。

如果我们理性地分析一下文同学的情况就会发现,班主任对他的期望值可能过高了,由此带来了后面一系列的问题。

为什么我说作者对文的估计过高呢?因为我们都知道,决定一个学生高考是否能取得好成绩的因素很多,智商只是一个方面,甚至不是最重要的一个方面。学生的综合素质在高考中是最能集中体现的,包括意志、毅力、韧性、专注、良好的心理素质,甚至个性的平和程度,等等。而文同学在很多方面根本无法和真正优秀的考生相比,他前期成绩提升较快,是因为过去不够用心,水平发挥处于自己能力区间的下限,一旦用功,加上考试有一定的阶段性、偶然性,所以看见他分数上得很快(因为本身就在能力区间里),但一旦触及到他能力的上限,就会出现提升缓慢、停滞不前,甚至下降的情况。以英语为例,过去考70多分是不正常的,因为连下限还没有达到,稍微用功一些,考了80多分,正常了,在他的能力区间的中下限了,后来通过单独补习,到了90分,很好了,因为已经达到了他能力区间的上限,再要往上,就不是靠补习的问题了,即使一点游戏也不玩,也不一定能考得更好。这完全正常,和玩游戏的关联度不是想象得那么密切。说句老实话,文能够一边玩游戏,一边取得这样的成绩,已经非常不错了,这也差不多就是他的极限。因为他不愿意为了一个大目标(高考)而暂时牺牲自己的小利(游戏),说明他的毅力还是不够,不具备最优秀考生的品质(不是说他是个坏学生),也就难以更上一层楼。

这样的学生其实很多,他们往往以聪明的外表迷惑了很多教师,让教师的判断出现了失误。典型的说法是:“这孩子真聪明,要是再用功一些,一定能考上的。”可惜,这些话永远是虚拟语态,因为这些孩子真的是“无法再用功一些”了,自然也就一定考不上。素质是不能假设的,他就是那素质了,不是靠压就能压出来的。教师看一个学生能考到什么水平,是要很科学很全面的,不能一叶障目不见泰山。他们考不好,不是教师的责任,教师不必为此而有思想负担。在高考中,各级各类学校有不同的分数线,其实就是一个个区分度很清晰的筛子,可以准确地遴选出各种不同层次的考生,有人的基本素质只能上二本,有人只能上三本,虽然他们的智商不输于那些考取重点大学的考生,但在意志品质和学习习惯上一定和他们有差距,也缺少了一些专注和悟性。这种筛选,与学生的人品什么的无关,与个人的努力程度的关系也不是绝对的,有人即使花上一辈子的时间精力,也考不上清华,而有人却能较容易地考上,就是这个道理。

以上分析并不否认个人的努力在高考中的价值,反之,个人的努力程度至关重要,因为它可以决定你是否可以达到你能力的上限。举个例子,一个学生努力可能会考到330分,不努力也可能就是280分的水平,努力就决定了他能考上一个不错的二本,否则只能去读三本,但是,要想让他考取一流大学,就有些强人所难了。

教师必须面对现实,也要教会学生面对现实,这样才能采取真正有效的行动。

就我个人的判断,文同学可能也就是个本二上线的水平,波动区间在本二到本一之间,上与不上,都在两可之间。发挥得好,也可能考个本一;发挥不好,甚至本二差个几分上不了线也是正常的。文达不到顶级考生的水平,除非他能戒掉网瘾,但这是不现实的,所以,也就不要奢望什么。(如果真有那么多“如果”,我可以说个个考生都能考上清华北大,但实际上这可能吗?)

班主任如果对文同学定位准确,就不会为此过于焦虑甚至心痛,心态将趋于平和。比如,对自己说,只要文能考上个二本就可以了,就是成功,我应该高兴;如果他能考上个一本,那就是大惊喜,超乎想象;如果连本二都上不了,那就是失败了,应该努力保证文同学能本二上线。定位准确带来了目标明确,行动科学,心态良好。如果是这样,就会更加尊重文同学原有的学习习惯,适时鼓励,少一些指责,少一些幻想。这对于班主任来说,就是丢掉了思想包袱,可以轻装上阵了。

        所以说,作者没有做错什么,只是还不够理性,不够淡定。需要改变的,不仅是文,更是班主任自己。


    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44)| 评论(3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